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查房老师睡了自己的学生
查房老师睡了自己的学生

查房老师睡了自己的学生





我已经在这座省城中最有名气的中学里教书5年了,说它最有名气,一来是因为它每年高考升学率都保持在90%,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它是省城中是收费最高的「贵族学校」。一个高中学生每年的费用是9998卅 RAM,一个初中学生每年在6668卅 RAM左右。我以前是新民中学的语文老师,多次获得优秀教师称号,也就是因为如此,振华中学用高薪打动了我,在我38岁时,我加入了刚刚成立的振华中学。转眼5年了,我已经成为振华中学初中部的组长。事业的成功对於一个女人来说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情,3年前,我的丈夫和我离婚了,原因是感情不和。我总觉得他是在嫉妒我,一个无能的男人总希望自己的老婆更无能,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就和他离婚了,女儿归我。


  由於工作太忙,所以我把女儿寄放在北京的母亲家,让她在北京读书。我希望女儿能有一个好的未来,至少比我要强才行。现在,我正在带一个初中二年级的班,这个班是我从初一一直带起来的。国庆节放假,我们班里的大部分学生都回家过节了,因为女儿不在我身边,所以学校特意为我从学生高级宿舍里拿出一个单位来作为我的家,我便住在了学校。这样一来可以随时和我的学生见面,二来工作上班也很方便。今年的国庆假期女儿打来长途电话,说她要和同学旅游。
  既然去北京也见不到她,我索性就不去了,只是在电话里好好地叮嘱了她一番。


  放假的头一天,我沉沉地睡了半天,醒来的时候觉得恢复了精神。当我走出房间的时候,发现在宿舍区的花园里有一个瘦小孤独的背影,我觉得眼熟,随口喊了一句:「许宁?」那个小小的背影一转身,果然是许宁,他看到了我,还没说话,脸先红了起来,我向他招了招手,他慢慢地走了过来。


  许宁是我的班里的一个男同学,虽然是男生,可他却像个小女生一样,身材瘦小,白白净净,胆子很小而且也不喜欢运动,根本不像初二那个年龄段的那些野小子们。许宁很特别,他总喜欢那些花呀,草呀的,我很喜欢这样的学生,但是,如果从教育的角度来讲,男孩子如果小小年纪就这样的话,其实对他的成长发育并不是太有利,有时候,我到愿意看到他像那些野小子一样整天在运动场里泡着。许宁走到我的面前,小声地对我说:「陈老师,您好。」我问:「怎么?
  你没回家吗?「许宁说:」我的父母还在美国工作,他们已经说了,今年国庆就不回来了,要我照顾好自己。「我笑着对他说:」没关系,老师也是一个人,咱们一起过节好不?「许宁靦腆地点点头。我让许宁陪着我在下午的时候到省城里最着名的购物中心遛了一大圈,买了许多吃的东西,然后我们高高兴兴地回到学校。我和许宁把丰盛的食物摆在桌子上,一边吃着,一边看电视,这也算是我思念女儿的一种发泄吧,本来我还打算把女儿接来陪我的。晚上的时候,省城为庆祝国庆燃放了烟火,我带着许宁在操场上看了很久才回来,到了宿舍,许宁对我说:」陈老师,我困了。「我说:」回去睡吧。「许宁转身走入学生宿舍。
  我也回到自己的房间。午夜,我起来解小手,忽然发现宿舍2楼的某个房间里还有着一点昏暗的灯光,但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学校里有严格的规定,学生应该在10点前熄灯,当然,放假了,可以宽松一些,可是也不能在凌晨还不睡觉呀。不行!我要看看去。我穿好了衣服,从偏门走到楼上,本来门口有值班的,可今天是国庆,所以值班的人回家了。我来到二楼的走道里,发现了那个亮灯的房间。我看了一下门口的牌子,上面写着「初二(2)班男生宿舍:许宁,周建,艾朋,李振国」。原来是许宁还没睡呀,我刚想推门进去,可我忽然有一种想看看他干什么的好奇,我轻轻地掂起脚尖从宿舍的探视窗口往里看去,我发誓,我看到的景像让我一辈子也无法忘记!房间里的台灯已经被一块黑色的纱布蒙上了,所以房间里只有昏黄的一点点亮光,还是许宁那个瘦小的身躯,只不过他已经是完全的裸体了,藉着微弱的灯光,我看到了什么?!我不敢相信哦!许宁裸体的正坐在他自己的床位上,白嫩的小腿大大地分开,在他两腿之间噹啷着一根鸡巴,很特别的鸡巴。


  我是经过人事的女人了,男人的那个东西我也见过,但我怎么也不会相信,天下还有那么长、那么雄壮的鸡巴!!而且这样的一根鸡巴竟然会长在一个像女孩子的男孩子身上!许宁半躺在床上,微微地闭着眼睛,两只女孩般的小手一齐握着他那已经半硬的鸡巴,虽然是半硬,我看得出来,它的长度已经比我前夫的不知道长了多少,粗了多少了!我简直太吃惊了!可更让我吃惊的还在后面!!!
  许宁像一个老手一样不停地来回撸弄着自己的鸡巴,当然,他的两只小手根本握不过来,总有那么长长的一截留在手外面。许宁的小脸很红,看样子他很兴奋,他喘息着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的鸡巴,然后竟然像个女孩那样轻微地哼哼起来。


  紧接着,让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许宁慢慢地把脸往自己那已经挺立起来的鸡巴上靠过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那红通通的小嘴也微微地张开,好像很轻松似的,许宁竟然一口叼住了自己的鸡巴头!!!!!!!!那可是他自己的鸡巴头呀!红红的嘴唇包裹着那闪闪发光的王冠!晶莹的唾液在它上面留下了痕迹,许宁好像在吃世界上最好吃的大餐一样,一口口地唆了着自己的鸡巴头!!他每唆了一下,我就颤动一下!震惊,兴奋,激动,恼怒,我的心里好像打翻了五味,我想到了许多事情……新婚之夜,老公那一次次有力冲撞,让我在雄性的力量与美之下婉转娇啼,在老公的各种姿势各种操法之下,让我感到了身为女人就必须要让男人来征服。


  随着时间的流逝,老公的性爱技术日益娴熟,闺房之内我们也曾经不知廉耻地大声地用最下流的淫话互相对骂,然后就是老公用鸡巴教训我。自从知道了女人身上的三宝之后,老公每次性爱当然要用他雄性的像征插遍我身上的孔洞,直到最后将他那热热的精华撒入我的小嘴里让我嚥下。随着我事业的腾飞和他的下岗,老公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柔情,每次性爱,他都当成了对我事业嫉妒的一种报复!夫妻之间的正常性生活变成了一次次的变态调教。在他的鸡巴反覆地将我那柔嫩的屁眼一次次的开花之后,我还要被迫的用自己的小嘴清理粘在鸡巴上的大便!


记得最不能让我容忍的一次是我们即将离婚的前夜,从晚上6点直到凌晨2点的几个小时之内,一个40岁的美丽成熟的肉体被她的男人一次再一次地羞辱着,我的阴道早已经不是他的兴趣所在了,只有肛门和小嘴才能唤起他的性欲,我越是反抗他就越是暴力,最后只有我的屈服才能让他罢手,最后在我无力反抗之下,老公使劲地捏着我的鼻子将他的一泡热尿灌到我的肚里!房间里的急促低吟声将我从回忆中呼唤到现实中来,我仔细地观察着房间里的情形。许宁一边急促地低吟着,一边使劲地低头唆了自己的鸡巴,粗大的王冠上满是晶莹的唾液,许宁的小嘴根本无法完全包容自己的鸡巴头,虽然是拚命地吸吮,但还是有好大一截露在外面。


  此时,许宁一边唑(zuo)着龟头上的的缝隙,一边用两只白嫩的小手快速地撸弄着硬挺的阴茎!太刺激了!太色情了!站在门外的我由於掂着脚尖的关系,已经感觉到小腿微微有些麻木了,我想放下,可又想继续看下去,就这么坚持着。许宁好像快到达顶点了,他的小脸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红通通的,激烈地姿势和运动已经使得他那弱小的身体汗流浃背,可他好像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鸡巴上了,快速地撸弄,大口大口地唆了。突然!许宁浑身一阵颤抖!
  我清清楚楚地看到许宁拚命地张着嘴,快速地撸弄着鸡巴,粗大无比的鸡巴头在一刹那间好像又膨胀了三倍!「兹!」一股看上去又黄又弄的处子之精终於喷射了出来!不偏不倚地正好喷射到许宁的小嘴里,他还没等嚥下,第二口浓精再次喷射了出来,许宁快速地张开小嘴接住……房间里的变态男孩一口口地吃着自己的精液,而房间外面的我却一次次地被身体的欲火冲撞着大脑!穿着秋裤的下体早已经被我自己分泌出来的屄液弄的湿湿的了,我将手伸入到裤裆里细心地摸着自己的浪屄,已经三年没有尝到粗大鸡巴的浪屄!看到许宁的最后射精,我再也坚持不住了,本想放下身体偷偷回到房间,可没想到小腿的麻木在一时间竟然让我站立不住,我向着房间的方向摔了下去!「啪!」的一声响,我直接从外面摔进许宁的房间里!……时间好像凝固了一样,我和许宁在某一时刻都惊呆了。
  好像我们之间的对视也就有几秒钟吧,可我却觉得好像过了一百年一样!毕竟我是老师,而且我的年纪也比许宁大许多,我最终打破了沉没「许宁,帮忙把老师扶起来,我的腿麻木了。」我红着脸冲他嚷到。许宁一下子从床上站起来,跑到我的跟前把我搀扶起来坐到他的床上,我甚至可以看到他床上还有星星点点的精液!这时候许宁才意识到自己还没穿衣服,赶忙蹿到床上用被子盖到身体上,一双受惊地大眼睛紧张地看着我。我的心里也是十分紧张,我看着他,尽量把语气放松,小声地说:「许宁,刚才……我是来查房的……我,我可不是故意偷看你的!……」许宁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看着我,我用牙咬了咬下唇,继续说:「你……你刚才……那……」许宁带着哭腔地突然说话了:「陈老师……我……
  我错了!「许宁一说话,我才松了口气,我马上接上他的话:」许宁,你给我的印像,一直是一个好孩子,一个好孩子怎么能这样呢?学校里不是开设了生理卫生的课程了吗?……你这样是对身体不好的,尤其是对你将来结婚……你这样多长时间了?「许宁看到我没有责备他的意思,多少缓和了一下,听到我问他许宁低下头,小声地说:」一年多了……「我心里暗暗吃惊!竟然一年了!我继续问:」难道你的同室的同学不知道你这样吗?「许宁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会说:」我都是趁他们不在的时候弄的……「我点点头,没说什么。


  沉默了一会,许宁突然首先说话了:「老师,我,我觉得这样很,很刺激而且也……其实我想戒掉的,可,可我总是……老师,我错了。」我微笑着看着许宁,慢慢地说:「其实也没什么,老师学过心理学,知道在你们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都……有那么点毛病,老师理解你……其实,你应该把心思多放在学习上来,就会改掉的。」许宁的话渐渐多了起来,「老师,我其实也不想这样,也知道您说的道理,可,可是我有时候……」我见他不说话了,问:「有时候怎么了?」
  许宁小脸一红,继续说:「有时候,那里痒痒,我就觉得好像东西已经装满了,要把它们喷出来……」我知道许宁说的「东西」是指精液。我随口说了一句:「可以找老师呀……」说完以后,才觉得这句话有语病,赶忙说:「找老师帮你……」真是越说越糟糕!许宁却当真了,赶忙说:「老师,陈老师,您,您真的能帮我?」突然之间,那股沉寂在我身体里三年来的欲火爆发了!我竟然说出了自己都没想到的话:「能!我当然可以了。」


  许宁慢慢地把被子撩开,露出了他的身体,他的「长鞭」……我侧身坐在床上,许宁弯腰站在床上(因为许宁是睡下铺),在许宁的撒娇般地要求下,我决定应该为人师表地帮助我的学生完成他人生中最重要地一件大事……金秋的夜晚,高级学生宿舍楼,昏暗的灯光……「啊!」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后又马上低下头唆了着手中那又长又热的硬挺大鸡巴,虽然我用了两只手,但是仍旧有很长的一截鸡巴露在外面,许宁激动地看着我——这个在他心目中一直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语文老师,而现在,这个老师却紧紧地攥着他奇异的鸡巴拚命地吸吮……
  为了能让许宁安心学习,我决定牺牲自己,给许宁上他人生中最重要一课!当我第一下接触到他鸡巴的时候,我内心深处的那股欲火就爆发了出来,沉甸甸的鸡巴被我一再地撸弄,最终硬硬地挺立起来,少年人的朝气和热血让我再一次体会到了雄性的风姿。藉着灯光,我仔细观察着许宁的鸡巴,因为许宁还小,所以一根鸡巴毛都没有,就是那么一根白白净净的鸡巴,可是很粗很长,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为什么,许宁却忍不住说了出来。「哦!老师,真舒服……暖和死了!……


  鸡巴头……痒……哦!……老师,您知道……我的鸡巴为什么那么大那么长吗…


  …哦!……我听长辈说,我小时侯得过一场大病……去医院看的时候……医生给我用了青黴素……哦!……后来,我的病好了……可鸡巴就变得大了起来……我都不敢去外面洗澡……害怕让别人看见吓一跳……哦!爽!「我一边听着许宁的话,一边用心唆了着他的鸡巴头,我心说:真是应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呀!光长鸡巴不长个!许宁好像觉得他躺在床上很不舒服,他建议我们换个姿势,我同意了。


  许宁从床上下到地上,小腿一分,双手叉腰,真是神气活现的,唯一让人惊奇地就是他胯下那又粗又长白白净净的大鸡巴。我也从床上下来,往他面前一站,许宁的个子才到我的胸口,我微笑着对他说:「许宁,你看怎么弄?」许宁想了想,大眼睛一转,笑着对我说:「陈老师,您的个子太高了,这样吧,您把我抱在怀里帮我弄,好吗?」我从没这样弄过,但有点跃跃欲试,我点点头。许宁个子小,体重很轻,我很轻易就把他抱了起来,我估计他体重的1卅4都是鸡巴的重量!许宁被我抱起来,他的头贴着我的胸口,扬起脸对我说:「老师,我,我能吃吃您的奶子吗?」我的脸一红,点了点头。许宁慢慢地把我睡衣的扣子解开,露出了一双饱满的乳房。虽然我是40多岁的人了,可因为保养地好,所以乳房还算硬挺。许宁高兴用两只手抱着我的一个乳房,把葡萄般的乳头塞进嘴里使劲地吸吮起来……哦!这种刺激已经三年没尝试过了!突如其来地刺激让我全身发软,几乎要摊倒在地上,我赶忙张开小嘴,把许宁已经见软的鸡巴吃了进去,我们就这么站在地上玩了起来。许宁的鸡巴在我小嘴的刺激下迅速地膨胀,或许是人类的本能吧,许宁开始在我的怀里不安分地动起来,他的小屁股一下下地挺动着,鸡巴头在我的小嘴里也一下下地往里顶,我时时地「唔,唔」地被顶得哼出声来。与此同时,许宁不停地吸着咬着我的乳头,一股股激烈地性刺激让我下面的浪屄已经是淫水氾滥了,我觉得身体一软,急忙坐在了床上,许宁也从我怀里下来。我浑身发软,在欲火强烈地冲击下,我慢慢地,自动地劈开了双腿,睡衣已经滑落,在昏黄的灯光下,那一丛丛诱人的黑色屄毛终於暴露在我的学生面前!
  「哦!许宁……快!快把鸡巴插进来!快!……哦!」我一边不停地揉弄着自己的两个乳房,一边冲着许宁命令。


  许宁好像也很激动,这个年纪的少年也多少应该知道点这方面的事情了吧,许宁往前靠了靠,哆嗦着把自己的鸡巴头顶在了我淫水氾滥的屄上,紧张地对我说:「老……老师……是这样吗?」我根本听不进去他说什么,只是一拉他的胳膊,许宁往前一个趔趄,哦!粗大烫人的大鸡巴头终於插进了我那三年未经过人事的大浪屄!我几乎是紧张地快死了过去,许宁可能是因为觉得我的屄里又滑又暖,他终於前前后后地动作起来……「哦!小祖宗!……你慢点!啊!啊!……」
  我一声声几乎是悲惨地叫着,可我的心里却盼望着许宁有更大地动作!更猛烈地冲击!许宁准备更加深入地插进来了,可是,仅仅把鸡巴插到一半,前面的鸡巴头竟然已经完全地进入了我的子宫里!我只好对他说:「宝贝,没办法,你的鸡巴太长了,就到这吧……来!动动……对!就保持这个节奏……哦!啊!哦!啊!」


  许宁听了我的话,只好把鸡巴插到一半然后就这么动了起来。也许是许宁刚刚已经射了一次精,他这次显得特别能坚持,至少比我那个已经离婚的老公坚持地时间长。半个小时以后,在我几次高潮后,许宁好像准备射精了!他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激烈,插得我又爽又疼。


  我的下体早已经乱七八糟了,到处都是我和他的液体。突然,我想到:不能让许宁把精液射到我的身体里!我急忙地从床上支起身体,对许宁说:「宝贝,别……别把精液射在老师身体里……不行……哦!」许宁一边动着,一边喘着粗气说:「老……老师……我想……想射在里面……」「哦!……不……不可以的……那样不行!……来!把……精液……射在老师的嘴里……来!快!」我说完,竟然淫荡地把嘴大大地张开,柔软的舌头伸了出来冲着许宁伸缩着……许宁再也无法忍受我对他的引诱,他毕竟是一个孩子呀。许宁狠狠地又顶了我两下,然后激动而快速地拔出鸡巴,直接将鸡巴头对准了我张开的小嘴。我马上伸出舌头,用舌尖小心地拨弄着许宁粗大龟头上的那道细缝……「哦!!」许宁大大地叫了一声,瘦小的身体突然往前一顶,鸡巴头正好插进我的小嘴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许宁的第一次处男精便在我的小嘴里爆发了……!热热的,腥腥的,粘粘的精液射在我的小嘴里,我愣愣地坐在床上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许宁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一下子坐在了我劈开的双腿之间,好奇地对我说:「陈老师,把东西吃下肚子去吧,很好吃的……我每次吃掉自己的东西都觉得很舒服,我听说那些是大补品哦。」我听完以后,看着他仰起小脸的样子很好笑,刚一笑,突然满口的精液呛到嗓子眼里,我竟然在咳嗽中嚥下了大半!许宁看着我的样子笑了起来,我点了他一下说:「小坏蛋!你还笑!」然后我下床整理了一下,今夜我在许宁的宿舍里睡了。


【完】